庭子亭咂

好好做个人

第一次画画(真的),我不管我尽力了,我说第二张其实是白哥会有人信吗qwq

【白狄】别三首

忆别

风拂千里无言柳,

更扰万斛乱绪愁。

谁看清杨花点点,

魄魂未动泪先流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忆别

扬桨惊鸥鹭,啸歌渡野洲。

月华倏一散,昏色悄四合。

星河垂旧梦,对幻影独酌。

风消无绪叹,酒咽故人情。

拂不清柳絮,斩难断离愁。

同去年景色,但往事堪忧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送别

我早知要和你离别

已沉默了许多个日日夜夜

既然离别无法避免

不如拥抱一下

就当再会时无声的语言


【白狄】难言

大概是写过的皮肤向的文里,最娱乐向的爽文了,别深究。因为最近实在想磕糖就……

峡谷系统,平行世界。狐狸还没有当王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有只狐狸喜欢上了一个阴阳师,大到英雄八卦团体,小到峡谷河蟹都有所耳闻。可是这只狐狸一直被阴阳师嫌弃,大家也都心知肚明。

“我追不到怀英啊啊啊啊啊!”千年狐抓紧空酒杯直接往桌子上一掼。他软泡硬撩失败了第一百零八次后,愤然找到了范海辛喝酒消愁。你问他为什么只找海星,不找敏锐,不找白凤,不找青莲?哦,大概是因为狐狸隔着千里就用心决探到了他们成双成对的腻歪吧。睹景神伤啊!

“噗,你说我该怎么安慰你?”范海辛理解地拍拍千年狐的背,“敏锐比你小多少都追到超宝了,而且我觉得超宝的正直程度完全不比阴阳师低啊。”

“我……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啊!”狐狸仰天长啸,就差趴在桌子上大哭一场了。他以自暴自弃,不,自抱自泣的心态对范海辛说:“我都不知道你们都是怎么追到怀英的,怎么看阴阳师都不是最难追的那个呀。那你是怎么追魔术师的?”

“我靠,小孩子别问,这东西说出来不要太毁你的遐想。”范海辛反应出奇的大,两秒说完了一长句话,连自己第二语言的口语感叹词都爆出来了。

“我小个什么呀,拜托!”

“关键我都没有追求这个过程的。我和魔术师一开始看对了眼,就成了se……”范海辛顿住,向后靠在椅背上,强行转下一句话,“反正如果你和阴阳师来硬的,最好的下场也就半残。”

范海辛其实在一瞬间就想起了他和魔术师的相识。初见后,他的衬衫口袋里莫名多出了一张红桃K。弓弦崩断前的最后一句话,是魔术师凑在他颈边的耳语:"Bring your beast out."

静默一会儿后,范海辛平平淡淡地说:“你们可能觉得我和魔术师很浪漫。我承认,魔术师是很浪漫,但他从来没说过爱字,我也没说过……我参不透他。”

“参不透我什么?”魔术师的声音突然在两人背后响起,他走近范海辛,从椅背后面用手臂松散地环住范海辛。“如果狐狸也在,我猜是阴阳师又开始爱搭不理了,是不是?”魔术师朝着千年狐行了一个标准笑容,或者说他从进房间的那刻就带着笑。

“是啊,他以前还会嫌弃两声,现在直接不理我了……”狐狸还在郁闷,但对魔术师报以一个礼貌性的微笑。魔术师与阴阳师有七八分神似。要是阴阳师也肯对他笑,想必也是这么温柔吧,狐狸暗自想到。

“抱歉,欲言又止是我们的通病,”魔术师握住拳头,搂着范海辛更紧了点,“我以前觉得我和他们还是很不一样的,可好像错了。如果我现在的感觉没错,狐狸,我可以帮你。”不说爱字又不是不爱,傻瓜。魔术师低了低头,看着范海辛的银发出神。但是好像不说的人更傻呢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怀英……”

阴阳师每天这个时候都在在庭院里的石桌边喝茶,也早习惯狐狸每天来烦他一遍,所以不做应答。

“我可能累了……”

阴阳师手里一顿。

千年狐的声音在阴阳师身后很远的地方悠悠地接下去:“可能怀英是真的不喜欢我吧,是我自作多情了。如果怀英始终觉得是我这么久以来一直是兴起所致,也是时候结束了。”

空气一时间沉了下去。

等阴阳师慢慢把茶杯放下,他仍作不出回答。

狐狸的声音再次响起:“都到最后了,怀英能不能抱抱白?”

“想得到美!既是兴起,为何来扰!”阴阳师背对着狐狸,直接往后甩了一张符,然后猛然拍案起身。

“哇,脾气挺暴,你老弟都舍得打啦?”刚刚的声线还是千年狐的清朗,阴阳师转头瞬间就变为了属于魔术师的低沉暗哑。凌厉的符咒对上了一张附魔的方块7,挡在了魔术师额前。

“怎么是你,骗我很好玩?”

“emmm,算不上好玩。但抱歉了,因为你就是这么好骗。”魔术师大步向阴阳师走去,一路对着阴阳师的金眸。

直到阴阳师被盯得心里发怵,把头转了过去。

“这不是魔术,是现实。”魔术师强迫阴阳师正视自己又继续说:“刚刚心痛吗?如果不把你的心告诉他,就不要在失去的时候后悔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狐狸:魔术师你差点把我老婆玩丢了。

原本是声优梗的,结果我发现我记混了,多谢提醒!狐狸和阴阳师才是赵路老师配音,魔术师是夏磊老师。魔术师是低音炮,狐狸的就比较亮。没有声优背景我也坚定不移地相信魔术师会转音。

一开始真的只是想写一篇不讲道理的爽文,不知道为什么好像偏了偏原来风格,变得不伦不类的T^T

范魔之间太若即若离了,海星在我私心下还有点闷。在苏苏仔细分析下我发现我是真的写范魔的时候感觉多一点,虽然我是一样爱的……(抱头痛哭)

我现在完全相信老狄的头发是天生的了,因为我突然知道自己后脑勺的头发一撩起来,有挺大一撮棕色挑染(不明所以)。

另外,有人和我说说我的文有啥子特点吗?(大概只有短和分割线)没人理我我就。。我就继续码文啦( •̀∀•́ )

【白狄/狐阴】化而生万物

▲写的东西淡得像水。我想从人物写cp,不是从cp写人物。

我忘说了,客串的人物都是伴生皮肤,我看着能在一个世界观就拉过来了。

很多东西瞎扯的别信我。

没车但是我想评论走链接。

应该是很长的故事,可是我能一句话写完绝不添第二句话,所以长不起来,也没空写连载(哭出来)。

【白狄】物理老师的感人训话和化学老师的感鬼恶言

是苏苏小天使的脑洞,然而我写出来很短,哭泣。她超好啊,抱住她 @苏苏苏苏轼XD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众所周知李白是一个神奇的物理老师,是根正苗红的新一代年轻教师。他工作没几年却绩效辉煌,因此一直被留在初三任教。校方当然征求过本人的意见,他倒是乐呵呵的。年长一点的教师只当他是朝气蓬勃、积极奉献。他嘛,嘿嘿一笑,不置可否。

他对校方说:“如果我能和狄仁杰老师搭班,那这个班物化差不了。”

几年的事实证明的确如此。于是他俩成了年级里津津乐道的一对损(基)友。

比如说这一天,狄仁杰在和学生们讲分子,他随口一提:“分子之间有间隙。物理课上也应该讲过,你们白哥有没有给你们做过一个实验?就是把乙醇和水装在一个密闭的管子里,摇它几下,然后发现液体体积减小了。”

“做过了!”

“白哥还说他用的是你的茅台!”

“白哥他说他会轻轻摇,结果摇到后来发型都乱了!”

“什么?”下面的学生七嘴八舌一片,狄仁杰突然听到了自己茅台的悲惨命运,“同学聚会上每人一瓶的茅台我放在那一年没喝,这个人说要就给了。”

他顿了一下,严肃却不凶地吼了一句:“我要骂人了!”

原本看热闹不嫌事大而叽叽喳喳的学生们骤然安静下来等他骂人。

老狄本身也不会骂人,面对突然安静的教室,他只憋出来一句:“李白这个垃圾人!”他说得一本正经,整个班却炸出了放鞭炮一样的爆笑。

事后老狄一气之下赶了赶进度,专门挑了一节化学课把李白要讲的物理卷子给讲了,并放言给全班:“有本事他讲我化学卷子!”据在场人士口述,老狄真的笑得超阴狠,呸,纯良。

后来李白来上课,手持一张卷子,“嗯?”了老长一口气。他靠在讲台上懵了几秒,才缓过神来。他回忆起刚刚在办公室门口看到狄仁杰不明所以的一笑,不禁背后一凉,他问:“你们老狄讲得好不好,听懂了没?滑轮那几道题有没有搞懂了?”下面一片捧场的“听懂了!”

“那……以后物理有什么不懂可以问我,也可以去问问你们的老狄。”他又停顿了一会说:“哎呀,我们这节课莫得什么讲头啊,不如我们来讲讲抄作业的危害吧。同学们,你们千万别抄作业呐!我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。我当年就是抄了你们老狄三年的化学作业现在才来当物理老师的,你们看看多惨,连元素周期表都背不出来,还要被他当众嘲笑……”

“还有我当年写作文可好了,别不信,你们老狄也喜欢我的现代诗的……”于是李白真的吹了一节课牛皮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当天情景:

李白拿出一瓶崭新的茅台,大大方方展示了一遍说 :“厉害吧,我从你们老狄那边坑过来的。我只是觉得这酒不正,反正他又不喝酒,我就拿来做做实验。你们不要和他瞎说啊。”

我我我……真的很感谢每个人啊,你们的评论我都会好好读的,有那么多话想说却只能尽量给每个人回一句谢谢,为什么我只会说谢谢!哭泣,我会好好努力求进步的!

晴空鸟Ala:

画这篇是给那些为热度发愁的小伙伴们(❤´艸`❤)

以及想安慰某个老师的

热度低并不代表作品本身不好,或是不受人认同

毕竟读者的情感无法完全通过小红心传达

自己喜欢自己的作品才是最重要的~


瞎说巴说

这里华庭,平时喊我庭子还是亭子我都是应哒。

我真的超爱你们每一个人!

但是我两个星期回来一次,回来就狂更,更完就遁,晾着你们的评论真是没办法,对不起!

不会写太长的文,短篇流,多剧情。

暂时就这些。

【白狄】朝服

吸老狄的朝服吸了半天,他有那那那那那么好!!(胡言乱语式哭泣)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我李白今天就算在朱雀门刻整篇《离骚》
不骑马从长安跑到长城
喝酒喝不到两个时辰就被店家赶走
也不会夸狄仁杰朝服一句好看!
啊,怀英今天也好俊俏。(误)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掰掰手指头,李白已对狄仁杰倾心许久。

他二入长安时,眼里完全放不下狄仁杰。狄仁杰仅凭他两句话就推出事情背后的牵连时,他也只是稍稍震惊了一下,他知道狄仁杰有这个能力。他当时所想的,只是如何替好友申冤,即夜闯大明宫,剑指帝王。

再后来就是一段很长的故事,狄仁杰和李白一同调查事件,扯到背后利益体根源时,他们几乎抱着赴死之心对待每一次迫不得已的睁眼与入眠。

好在,事件平定了。

李白在挚友被平反的那一刻,心里的千钧之石落了。他听着女帝的口谕,明明知道内容,却仍字字震心。真正搏命的人成功后很难喜极而泣,他只有拼命后的脱力。他呆呆的,甚至有点,怅然若失。

他调了调情绪,真心地为挚友举杯、贪醉作诗。

长城那边的关市势必再开,众人留宿三两夜长安城后,又将各自归去。女帝将他们的事迹大昭天下,两日未朝。

众人受奖领赐的那天,也是离开长安的时候。他们住在大理寺里,该说的都说完了,只有狄仁杰尽一份主客之礼,前来送别。

他们要早走,也正好赶上狄仁杰沐浴更衣,换上朝服。

说真的,李白没见过狄仁杰穿朝服。他见狄仁杰,见到的一直是一件褐色的常服,一直严严实实、服服帖帖的,哪像他一天到晚敞着个领子也不在意。李白一直觉得那件衣服就像他那个人一样,缺点自在。

可等狄仁杰踏出门的那一刻,他真有眼前一亮的惊愕。

紫色朝服有型有气,带帽不显拘谨,拂袖不失端庄。繁复的丹青花纹浮现在衣底上,与帽顶的孔雀蓝宝石遥相呼应,帽前的那缕头发被放下来,和整个人的气质、色系巧妙结合。不变的是他澄明的鎏金色眼眸,柔和更衬得棱骨分明,愈发坚定。

早听说长安京兆尹一表人才,李白见到狄仁杰第一眼,是不出意料的失望,他果然是没于芸芸众生中的一人。

李白是向往仙境的,气质自然超尘比仙,与人可亲又决然与世格格不入。到现在为止,他没见过除狄仁杰外的任何一个人,能如此和润,融在这世间,又卓然不凡。狄仁杰亲自造访百姓家,与他们促膝长谈的传言,想来是真的。

“各位,天涯好相见,保重。”狄仁杰做了个礼。

李白终是没留下一句感别与约定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老狄和白哥的物质、精神互补,这一直是我一个萌点。他们真好!(狂啸)近俗是一种平和的气质,不是俗,老狄他不可能和李白一样,他绑着世俗的权力和责任。一个人身着朝服,也是处于桎梏中,能卓然者寥寥无几。漫画里武帝和他的那段誓言非常戳心了,所以私设老狄断发明志。他以前有强迫症就把长头梳得平整到吓人,头发短了就抹发胶。

另外《离骚》也就两三千字吧。

我的描写应该……不至于看不下去……吧……

【白狄】是

意象化的东西,比较朦胧,两边视角都能读。

青断

我捧起一汪湖水于掌
满盈
也是捧起三分月影入心
不是“三分流水七分尘”的三分
而是“天下只有三分月色”的三分

凤锦

你是淬火之刃
我是锻钢之炎
焚心炼情锤意
直至炉焰纯青

狐阴

就壶清酒
抿颗涩梅
看一片薄云是你
看一双白蝶是我们
往生浮梦

范魔

你是万千星光中的一点
也是全部璀璨的总和
我爱你的神秘
和这不可触及的追寻
一路踏流光

敏超

你是谁
是苍茫汪流中的灯塔
还是漆黑深洞里的幽烛
我已经走到了时空的尽头
那你在哪儿